风逝
作者:  发布时间: 2015-11-29   访问次数: 53

【第二届安徽省大学生原创文学新星大赛校内选拔赛等奖作品 2014级语文教育专业 刘正好

                  一

下午两点,窗外的雨依然下着,只是下的有点小了,可天气还是那么热。

韩风从床上坐起来,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脑,看着最新出的电影。

整个家里十分安静,父母这个点应该也是去上班了吧。

韩风从床上下来,打开紧闭了许久的房门,从厨房的冰箱里拿了一听冰啤酒,家里安静的像一个坟墓。韩风看到了茶几上有妈妈留的字条:今天中午我和你爸爸都不回来吃饭了,饭在冰箱里,自己热热吃。韩风将拉环拉开,冰冷的啤酒顺着喉咙流下去。韩风不禁打了个冷颤,看了字条也没有吃饭的心思。继续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了会电影也是没心思再看下去。躺在床上的凉席,不知道应该干些什么。

韩风高考之后一直就是这么无聊,刚开始还好,和朋友出去吃吃饭,看看电影,有时也去网吧包夜。现在对这些也是失去了兴趣,天天就这么在家躺着。父母的工作应酬繁忙,基本上和父母碰不到面。韩风想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好像好长时间没有和父母一起吃过饭了。

                  二

“如果说你要离开我,请快点来告诉我”韩风的手机响了。

韩风看了一下是宁旭打的电话。宁旭年长韩风几岁,读的法学五年,已经毕业了,在本市四建这个事业单位上班。韩风很奇怪这个点,他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但是来不及多想便接了电话。

“喂,老弟,在家不?”

“恩,你直说什么事吧,你没事从来不给我打电话的。”

“哈哈,爽快。身上有现金吗?出门着急没带钱包,我车子没有油了,现在在你小区门口。”

“好吧,我身上还有两百的现金。我这就下去。”

韩风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两点一刻,这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太阳又出来了。本来准备拿伞的韩风放下了伞抓起了包直接就出门了。

在小区门口看到了宁旭和他的丰田霸道。宁旭个子不高,一头烫的卷发,浑身肌肉扎实,下巴上有一颗痣,脸色微红。宁旭也是等急了,看到韩风就连忙迎上去。

“哎,今天你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这七点要去接一个科长,今天出门钱包还没带。”

“宁哥,你别装了,是昨晚一夜没回家吧。”

“不不,向马克思老先生发誓,我从没有夜不归宿。”

“行了,上车去加油站。”

“得令,走着。”

                    三

韩风上了宁旭的车以后,两人闲聊了几句,车子开到了城南加油站。

宁旭下车和加油站的工作人员说:“加100块的93。”

加油的是个妹子,和宁旭差不多高,她走过来充满歉意的对宁旭说:“不好意思,先生,最近青奥会,五点之前不准加油。”

宁旭和她嬉皮笑脸:“妹子,加点呗,偷偷的加,没事。”

妹子很严肃:“先生,真的不行,这是硬性规定。”

宁旭没招了,上车对韩风说:“走吧。”

韩风戏谑的说:“去找妹子?让妹子给你加加油?”

“别扯了,去天道吧,呆到五点来加油。”

韩风本来不想去上网的,但是想了想这两个男人,大热天确实也没地方去。只能不情愿的和宁旭一起去天道了。

                   四

两个人来到天道网吧,网吧一楼还是熟悉的四个大字:天道酬勤。

宁旭不屑的瞥了一眼:“开个网吧还天道酬勤。”

韩风反驳了一句:“古话说的好,360行,行行出状元。”

宁旭被噎的说不出话。

到了二楼的吧台,宁旭做了一番陶醉状:“还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地方。”

韩风对吧台网管说:“开两台五块的,再来一包黄皖。”

两人进去之后,找了两台连在一起的电脑坐下。

打开电脑后,韩风打开了英雄联盟的游戏界面,瞥了一眼宁旭,发现他在打nba2k10,于是调笑宁旭:“我说宁哥,你这游戏玩了快5年了吧。”

宁旭自嘲:“毕竟我也老了啊,不能和你小年轻相比。”此后,两人无话,专心投入自己的游戏中。

六点,外面还是热但温度稍微降一点,卖小吃的摊贩也像雨后的蚂蚁出洞一样一个个的冒出来了。

韩风打完一局,推了推旁边的宁旭:“宁哥,走吧,六点了。”

宁旭不耐烦的说:“别闹,让我把这局打完。”

韩风提醒他:“你七点不是要去接一个科长吗?”

宁旭连忙起身,将自己的东西拿着就走,韩风跟在后面把还剩半包的黄皖拿上。

                五

两人上车后,宁旭哀叹了一声:“这么好的天气,约个妹子出来散散步,看看电影多好,非要我去接什么科长。”

韩风安抚他:“毕竟政府里的人,你还是去吧。”

宁旭也只能苦笑着开车去城南加油站。

加油站这次换了个男的工作人员,宁旭心里更加不爽了:“快点加油,有急事。”

加完油已经六点半了,宁旭火急火燎的开车往高铁站赶。

韩风怕他出事:“宁哥,你慢点。”

宁旭不在乎的说:“没事,城南车少。”

霸道像一艘战船驰骋在海浪上,快速而又坚定的一路往前赶,一度车速飙到130迈,韩风被惯性压在椅背上。这样的速度虽然危险,但是成效是显著的,两人只花了20分钟就赶到了南站。

停车之后,宁旭对韩风嘱咐:“等下见到科长主动提箱子,别乱说话,上车时坐在后面。”韩风点了点头。

                六

还好火车没有晚点,科长坐的那班车刚到站。

宁旭和韩风就在出口守着,宁旭踮着脚张望着,看到一个年纪大概三四十岁的人出来,立马满脸堆笑的冲上去:“马科长,可想死弟弟了,这次去山东收没收到好蛐蛐啊?”

韩风打量了一下这个马科长,没有常见的啤酒肚,眉毛细长,嘴唇很薄。

这时候宁旭喊韩风:“还不快过来,帮马科长拿东西。”韩风跑过去就要帮马科长拿手里的箱子和罐子。

马科长皱了一下眉:“没事,这些东西我自己拿着。小伙子帮我把这个大箱子拿着吧。”韩风只得帮他拿了箱子,马科长小心翼翼的捧着手里的罐子。

三人下了楼梯,宁旭对马科长谄媚的笑了一下:“科长,你稍等,我去把车子开过来。”马科长盯着手里的罐子,头也没抬淡淡的说了一声:“去吧”。

宁旭把车子开过来以后,三人上了车,韩风按照宁旭的吩咐坐在了后面。一上车,马科长就坐在副驾驶上抱着那个宝贝的罐子闭目养神。宁旭也是不敢再说话了,三人一路无话到了城北马科长家。

到了之后,马科长还是抱着他那个蛐蛐罐子,宁旭和韩风拎着沉重的箱子跟在后面。上了三楼,马科长打开门,对宁旭和韩风没有丝毫语调变化的说:“不好意思啊,八点多了,我累了,今天还真谢谢你们了。”

宁旭笑着说:“没事,没事,这是我们应该的,您早点休息。”

             七

下楼之后,宁旭吐了口痰骂道:“老王八蛋。”

转而好像想起什么对韩风说:“今天累了跑了一天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吧,我明天一起把钱给你。”

韩风确实也是饿了,下午两点出来,现在快10点了,还是一点东西没吃。

宁旭不待他回答便自顾自地说道:“银花小区那边有家花甲做的不错,一起去尝尝。”韩风也就顺从的接受了这个提议。

两个人开车到了银花小区,路边一家家烧烤摊,像是长龙一样。

宁旭挑了一家稍微干净的坐下,大声喊道:“老板,来两份花甲,烤十串羊球,二十串羊肉,二十串猪肉,辣椒多放点。再来一瓶扎啤。”

很快,宁旭要的东西就被老板端上来了。两人聊着最近的事情都有点醉意了。

就在这时,“嘭”的一声,一个啤酒瓶子砸在了地上,十几个身上手上有纹身的男人从摊子形成的长龙龙头走过来,一众食客纷纷躲开了,宁旭和韩风没有在意,以为是有人失手把酒瓶子砸在地上了。

那一伙身上纹身的男人砸摊子砸到了宁旭和韩风面前,看到宁旭和韩风还坐在那里吃喝,纷纷围了过来。宁旭喝多了,眼睛红红的盯着带头的人:“你们干什么?”

领头的人一巴掌扇在了宁旭的脸上:“老子,今天就是来找茬的,你不服?”

宁旭也急了,一拳砸在了领头人的脸上。

宁旭韩风和这帮人厮打起来。

混乱之中,韩风忽然大叫一声,那声音凄惨的不像人声。大部分人都停下了,只剩下几个还在踢着已经倒地的宁旭。

韩风缓缓的倒下,腹部插着一把刀!整把刀都没入腹中,只有一个刀柄留在外面。

领头人看到这个场景,也是暗自心惊,喊了一声跑,结果一帮人都四下逃窜,跑的没影了。

            八

宁旭浑身冷汗,虽然满脸都是青肿身上也是疼痛难忍,但他还是忍着疼痛把韩风扶上了车,加紧开车往医院开。

一路上宁旭都在和韩风说话:“韩风,别睡啊,坚持住,我们马上就要到医院了。”

韩风开始还能喊疼,渐渐的声音低下去了。

宁旭更加心急如焚,一连闯了几个红灯。

在到医院最后一个红灯时,宁旭眼圈都红了。这时一道强光闪过,一辆运渣土的大卡车迎面向闯红灯的霸道撞了过去。霸道虽然车子大,但和卡车相比还是小了,被卡车死死的抵住,轰的一声,宁旭被撞出了驾驶室外,看着车里已经没有动静的韩风,心里想着:弟弟对不住了,哥哥我已经尽力了。

车外的嘈杂声,围观群众的议论声和报警声,听在宁旭耳朵里就像放慢的电影一样。宁旭最后看了一眼韩风,在无限的自责中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九

夏天的晚上本是漫天繁星,却被城市的灯光掩盖。

警察来了以后,人群纷纷散去。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明天是晴天啊。”

只是晴天仍在,少年不再。

【创作谈】

这篇小说的创作主旨是为了揭示当下父母与孩子之间日渐疏远的关系和人与人之间冷漠的现状。

小说中的韩风和父母的关系不是那么亲密,父母忙于工作没有多少时间陪伴管教韩风;人与人之间也十分冷漠,韩风和宁旭出了车祸人们只是在那里围观,没有想过救助他们。

小说取名《风逝》,一方面暗示着主人公韩风的逝去;另一方面也寓意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因利益功名这些外在的东西而不断风化消逝。

小说按时间顺序进行下去,读者并不能知道故事的发展是什么样的,只有一步步读下去才能看到故事的结局。这样的写法不会制造太多悬念,我想做的就是做好一个故事的叙述者,我说的只是一个故事,不是让人去猜结局而设置过多的悬念。我所要求的是一个带入感,让读者一步步看着故事的发展,虽然结局很突兀,可在现实生活中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是一个由真实事件改编的小说,小说中的地点、事件都是真实存在的,只是结局不一样。小说的结局是韩风死了,宁旭生死未知,而现实是我和宁旭都活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