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作者:  发布时间: 2015-12-20   访问次数: 37

 【第二届安徽省大学生原创文学新星大赛校内选拔赛等奖作品 2014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姚平

故事梗概:弗洛伊德说过,梦是睡眠者在睡眠时产生的心里活动,它来源于我们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已有的经验,人的大脑对于梦,是有加工抽象功能的。所以,梦一般会和现实不同,甚至相差甚远,但梦最主要的意义在于梦是梦者愿望的表达。

建筑专业一直以非常人所能忍受著称,不仅课程多,平时还有大量作业、任务,经常需要熬到深夜。高言是建筑系一名品学兼优的大二学生,深觉学习之累、时间紧张。他希望时间能够像自己笔尖的线条那样由自己随意控制。第二天早上在早起打完卡进入教室之后因为疲劳陷入了睡梦中,在梦中,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力量,而在现实中,也仿佛获得了新生……

 正文:

六点三十五分——

高言像平时一样把当天上课要用的物品放进包里。打开宿舍门,然后走出、关上。在门关上的那瞬间,他瞥见了放在桌上昨晚画好的图纸,恍惚间觉得眼前的纵横交错的线条开始无限延伸,仿佛要从纸上流泻下来一般。

天似乎变得更冷了,虽说地处南方,可这冬天更人受不了,一阵阵冷风吹来,就像要把自己身上仅存的那点热量带走……高言缓缓地喘着气,默默地把身上那件外套裹紧了些,把下巴更深地埋在围巾里,伸手把卡放在打卡机上。对于学校晨跑的这一项制度,高言在心里还是赞同的,只是,对于学建筑差不多每晚熬夜画图、做模型的学生来说,早上早起晨跑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很多人选择晨跑结束后继续回去睡觉。可是高言并没有那种习惯,尽管此时他的头部还是略微有些不舒服。

操场离学校的1号食堂只有很短的路程,左拐然直走大约30米的距离就到了,这也是最近的一条路。可是,他却往反方向走去。

嗯……把时间浪费自己明知毫无益处的事上,我不想做那样的事。”“可是你不觉得有时回想起来它也还是有自己的意义的吗?”耳边传来高言听惯的,却总是能使自己心情平静下来的声音。事实上高言对说话的女孩的情况一无所知,只是知道每天她都会从这里经过,而他竟然很享受这片刻的相遇,那流转、眨动的眼睛还有讲话时柔软的声音是那么的让自己难以忘记。

七点零五分——

高言走进教室,耳畔还回荡着那个声音。在最左边第三排靠窗的位置,他坐了下来,这个角度是观看投影仪幕布最佳的角度,而选择靠窗则是便于自己做些与自己上课无关的事情。高言揉揉自己的眉角,打开自己不久前买的《设计与图例》,看着书上那由一条条线条构成的建筑框架,忽然觉的自己眼前的线条开始随意地变幻,不断伸长,缩短——渐渐的,这些在虚幻与现实之间交错着的线条,模糊起来,他进入了属于他的另一个世界……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的特别的早,暮色已经降临,整个世界都处在灯火通明之中。12路公交站台上只有寥寥无几急着回家的人。

十八点二十分——

高言再一次抬起左手看了看手表,想到十分钟之前自己刚走出校门一辆12路公交车刚好缓缓从站台开出,心里就懊恼不已,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完成模型作业的出了点小差错,临时被老师叫去修改,或是自己走得再快点,也许现在已经到达目的地了。他游离的目光坠入了这阴郁的天色里,忽然周围零零散散的人们开始躁动起来,他疑惑地抬起头,只见远处两束强光照射过来,他那因为紧张而有些别扭的神情渐渐舒展开来,似乎从这略显刺眼的光芒中看到了希望。他明白,这就是因为错过而苦苦等待的那辆车。

公交车慢慢地停在前方,高言拿出早已握在手里已经热的有些发烫的硬币,叮咚……,耳边传来的是硬币滚落的声音。眼睛向四周扫了扫,车上的人倒还不少,只有最后一排还有几个空位,高言径直走向最后一排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身子有些疲惫地靠着椅子上。接着,他把头转向窗外,看着窗外快速移动的街道、建筑,因等公交有些烦闷的心慢慢平静下来。他忽然觉得像这样坐在公交上看着窗外的朦胧的景色还是挺惬意的。

高言想到呆会儿要去辅导的那个高中生,嘴角不由得浮现一丝弧度,自己不过才大他2岁而已,可他却一直认为自己就像他们那个四十多岁的数学班主任一样,不打游戏,不玩微信……明明长着一张不错的脸,却不懂得利用,只知道画图,看书,每每说到此处,他总是会一脸神秘地看着自己问到“说实话,你和我们的数学老师究竟是什么关系?”。其实那些事情,自己在上大学之前也曾想过,或许自己也会在闲暇时间打打游戏,看看电影或是做其他一些能够放松放松的事情。可自从报了这个专业以后,才发现自己的时间已经被安排的满满的,大一大多学习理论知识,课虽然多但平时布置的作业还不是很多,到了大二,课程量虽然有所减少,但是布置的任务、作业量大大增加,为了完成作业经常凌晨还在画图、做模型。

建筑学专业是一个十分烧钱的专业,其中建筑模型是公认的最烧钱的,其次是绘画工具,包括美工刀,纸等。自己的家庭并不富裕,当初找这份兼职也是因为考虑到只需要周末晚上去两个半小时就能得到一笔不菲的报酬。周围其它专业的同学虽也有做兼职的,但大都因为平时课程较少的缘故。而自从高中毕业独自一人来到这上学后,与以前同学的联系也慢慢变少了,只是逢年过节时会发个短信互相问候一声,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的怎么样……

面前出现了一条河,弯弯曲曲,河中架一弯石桥,高言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情景,竟和自己记忆中的某处相重合。唯一不同的是,桥上的石梯上坐着一个十一二岁模样的小男孩,男孩耷拉着脑袋,将拿着笔的手抱着双膝,膝盖上还放着一个本子。高言缓步向他走去。听到脚步声的男孩抬起脸,迷茫的眼神呆呆地望着高言。“小朋友,怎么坐在这,不回家吗?,高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亲切温和些。小男孩竟怯怯问道:“哥哥,你有什么烦恼吗?”

小男孩似没有听到高言的询问,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要写一篇作文,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写。”

“那是要写什么呢?”

“老师说让我们谈谈自己的烦恼,说说自己不开心的事,可是我没什么烦恼啊,我每天都很开心的。”

“没烦恼啊,可是哥哥已经发现了一件让你烦恼的事了。”高言笑着说道。

“啊?……”小男孩疑惑的看着高言。

“让你写烦恼的事情,本身难道不是一件烦恼的事情吗?”

小男孩像是被绕晕了一般,没有再说话,又突然笑着说着,“对啊,我是一个快乐的人,没有烦恼,让我写让自己烦恼的事情本身就是一个烦恼啊,我知道了,谢谢哥哥!”说完,飞快的向远处跑去。高言嘴角含着笑意的看着已经跑得只剩下一抹影子的男孩。

“小孩的世界真是很简单啊。”他轻声说道,“烦恼吗?怎么可能没有烦恼,一路走来,原本满怀着浪漫梦想的我慢慢发现,真正的大学,其实是个真正无关风花雪月的地方,一切都市的浮躁与骚动都那么清晰地在自己的面前大大小小呈现,时间仿佛永远都不够用,真的希望时间能够像自己笔上的线条那般由自己随意控制……”说完,自己像是被自己这样离奇的想法吓到了,不由得牵牵嘴角自嘲般笑笑。

高言继续往前走,突然猛地挺住脚步,刚才那个小孩的那张脸再一次浮现在自己面前,那不正是以前的自己吗?高言眯起眼睛再一次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曾经的往事,记忆中的情景和所见到地方相互重叠在一起,脑海深处与家乡相关的人和事开始流动起来。这不正是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吗?“这,是梦吧……”高言张了张嘴轻声说道,他的声音很茫然,在偌大的空间里传开去,仿佛是青烟散开在空旷的平原上,最终还是袅然飘渺,渐渐的失去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