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清风捎去安康
作者:  发布时间: 2015-12-20   访问次数: 219

今天逛街的时候,无意中掏出手机,突然发现显示有九个未接来电。一打开,发现全是爸爸的。估计爸爸这会肯定急了,我赶紧回了过去。发现正在通话中。我估计着爸爸要么是在给我打电话,要么是在打电话回家问妈妈。不一会儿,爸爸又打过来了,果然是打电话回家问妈妈了。爸爸一听到我的声音,就问我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我跟他讲是因为手机静音没听到他才放下心来:“你这孩子,把我吓死了!”我突然想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之外还会因为一点小事而为我提心吊胆的是爸爸!

小时候,家里家境很不好。爸爸常年都在外面打工,又因为离家很远,几乎是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家。所以,我跟爸爸并不亲。那时候对于我,他甚至只是一个会在过年带零食回家给我吃的叔叔。记得有一次妈妈带着我去接他回家,结果在去车站的路上就接到了。因为常年在外面暴晒的缘故,爸爸又黑了许多,致使我都没认出来。妈妈催着我叫爸爸,我硬是不叫,最后还被吓哭了。其实我已经忘了当时爸爸的反应,只是后来听妈妈讲到这件事时,说爸爸当时很尴尬,晚上竟然都没睡好觉。

再后来,爸爸工作的地方离家近了些,家里的环境也渐渐好了一些。有时农忙时,或者大的节日,爸爸只要能请到假都会回家。我见爸爸的次数多了,也渐渐长大了,也才慢慢地意识到这个每次回家都会买零食给我吃的叔叔其实是我的爸爸!可是,大概是因为已经习惯了从小与爸爸的相处模式,又加上爸爸本身就是一个比较严肃的人,所以与爸爸的交流还是很少。在一起时,总会有一种见别人家的爸爸的感觉。

大概是一直以来与爸爸之间都有一种疏离感,所以当我在接触“父爱”这样的词汇时,我总是很排斥,并且也感受到了自己对爸爸的那份愤恨。这在我初二第一学期的时候表现的尤为严重。那时候,我正处于一个叛逆期,升学压力又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跟妈妈之间也慢慢地不那么亲近。我甚至幼稚的觉得妈妈只喜欢弟弟,而不喜欢我。后来,我认为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外婆,去世了,让我一下子觉得自己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与爸妈之间,更是刻意地划分界限。

却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爸爸的电话变得喋喋不休,每次都要跟我讲一大堆。最开始是奇怪,为什么平常一直很寡言的爸爸突然变的啰嗦了;再是觉得不耐烦,觉得每次一个“吃饭了吗”这样简单的问题都要问个两三遍还记不住;直到有一天,我突然习惯了每次与爸爸一打电话就是一个多小时,习惯了他的妈妈式的唠叨。在不知不觉中,我发现爸爸原来并不是一个那么严肃的人,我好像慢慢地感受到了那份爱。现在想来,我想是爸爸那时察觉到了我内心的变化,所以不善言辞的他只能用那种重复问问题的方式让我温暖起来。

慢慢地,我和爸爸越来越亲近,我才发现爸爸不仅没有我以前所想的严肃,反而有时候像个小孩子一样调皮。有时候农闲时,我们全家坐在一起看电视。爸爸也不知是怎么就有了兴致,就突然地手舞足蹈起来。表情也搞怪,一会扮猩猩,一会扮和尚。有时候冤枉了我们,让我们生气了,一开始还正儿八经地板着脸。过不了多久,又突然凑过来,逗我们笑。要是看我们还生着气,就会用假装不耐烦的的语气说:“好了哈,我就是随便说说。你们不是写作文说,我的脸就是天气。一会晴一会阴嘛!既然知道我是这个样子,就不要当真嘛!”那时候,我突然觉得爸爸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我越长越大了,对许多事情都有了自己的想法和判断。最初,与爸爸意见不合时,我还只是小声地辩解,后来声音越来越大,甚至有时候都是接近用喊的语调了。而爸爸的脸色也越来越黑。通常情况下,我们的争吵总是在爸爸的一声怒吼和我的哭声中结束。接下来,伴随的就是冷战了。虽然事后,我很后悔,也很自责,怪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子跟爸爸讲话。但还是执拗于自己的观点是对的,也因为那该死的死要面子心理,而总是不愿意低头认错。每次主动和好的都是爸爸。当爸爸主动有意无意的跟我讲话时,其实我心里早把自己骂了一千遍一万遍,可脸上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渐渐地,我发现爸爸开始主动问我对家里许多大小事的看法,并且也乐于按照我的想法去做。我在感到被重视的同时,心里也有一股子说不出的难受。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对爸爸不耐烦的。好像是在他不断地跟我讲一些国家大事时而又用肯定的语气提出一些片面的观点时,好像是在不断地问我智能手机怎么玩、QQ怎么玩时,好像是在他不断地警醒我提防这个世界的虚伪时······总之有太多的事情,让我不再信服他,不再觉得他是那个能够为我解答疑惑的人了。除了不耐烦,我甚至能感受到自己对他偶尔的嘲讽。与此同时,我又为自己这样的态度和心理,而深深地怨恨自己。却又找不出症结所在。

我的高中是在县城里读的,离家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妈妈平时比较忙,也心疼那车费。所以很少来看我。爸爸又在外地打工,看我的机会更是很少。我记得那天早上,是冬天,外面还是黑的,我们已经在上早自习了。突然,窗户外面有人喊我,我一看,是爸爸。爸爸说,这几天刚好工地没什么事,就想回家看看。三点多下的火车,觉得还早就想来看看我。顺便把给我买的衣服给我。我一看,是361的。问爸爸多少钱,爸爸说不贵,是打折的。知道我喜欢穿一身黑的衣服,销售员说这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问我喜不喜欢。我打开看了看,发现就是上次在专卖店里看到的那件,打折后也是两百多。我很清楚这个价位对于我家而言,并不便宜。我说,喜欢,很喜欢。刚好可以穿了。爸爸笑了,说:“那我走啦!快进去,外面冷!平时不要节省,该花钱的地方还得花。”我说嗯,叫爸爸也回去。我看到爸爸裹着一身厚厚的棉衣,脖子上戴着我不要的围巾。拎着一堆用尼龙袋装着的行李,身子有点斜。爸爸越走越远,身影也在迷雾中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我突然觉得心口堵得慌,想要大哭一场。

那个早晨,我看着书本,脑子里想的却是爸爸。我想到小时候每次去外婆家,爬长长的山路时,爸爸总会把我架在他的肩头,我的脚总会不听话的踢到他的脸;我想到感冒时爸爸总是用他那冰冷的唇贴在我的额头上看我烧不烧;我想到我坐在爸爸的摩托车后面时看到爸爸越来越多的白发;我想到爸爸每次在别人谈着天南海北的习俗时,只能尴尬的笑;我想到爸爸每一次回家都要贴满背的膏药······我突然意识到,我在一天天长大,而爸爸也在一天天地变老。他的背会越来越驼,他的腿脚会越来越不灵活,他的脸上会慢慢地爬满皱纹。有很多事情,他需要问我的意见,他会越来越跟不上我们的节奏,学东西会比我们慢很多,那个曾经在我面前像山一样雄伟的男人,会慢慢地矮下去,直到有一天,会脆弱地需要我去保护他,去迁就他······

是什么时候爸爸开始老了呢?

或许是在我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后,或许是在我开始公然顶撞他的时候,或许是在他会为了家里的事情征求我的意见时,或许是在我开始对他不耐烦甚至嘲讽他的时候,又或许在我光着脚丫落地的那一瞬间爸爸就已经在变老了······只是我一直都以为自己还没长大!

“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多想和从前一样,牵你温暖手掌。可是你不在我身旁,托清风捎去安康!”